生物菌

良米_:

草稿流见谅,最近太忙,可是想到的东西不画出来就很难受
本意是想科普大家一点安全知识,,,可是阿尔真的很有意思啊【弥天大雾】

tag私心,他俩好好过日子去,把阿尔留给我吧【住口】

Kuffskein:

  负能量,见谅。


  酒吞那段剧情说实话,太让我绝望了……就好像一直以来倾慕的幻影突然破灭一样……无论嘴上再怎么说哈哈哈鬼王大人哭起来像个两百斤的孩子莫名的萌啊,但实际上真的觉得特别难过……连同人作¬者都那么努力,一遍遍揣摩他的性格,每次写下字句时反复斟酌,觉得自己达不到完美的程度还会诚惶诚恐的在最前面标注上可能会OOC,生怕自己将鬼王的形象破坏了一丁点,但是官方却可以毫不在意的随意摧毁他。


  从入阴阳师坑开始就在接触酒吞的文,自己也写过无数篇有酒吞的文。甜文里的温馨搞笑最让人放松,虐文中的人性挣扎最触动人心,剧情流诡谲多变最让人欲罢不能,肉文不过脑子爽完就好,怎么我都喜欢的……每个人对鬼王的理解都不同。看别人笔下的鬼王,看自己笔下的鬼王,千差万别,但有一点我想每个喜欢酒吞的作者都有共识。


  那就是酒吞童子是至强的那一个。


  这种强大,不限于力量,更在于心灵。


  我曾经看过一个让我有点接受不能的同人漫,茨酒向的车,讲的是茨木斗技遇到别家酒吞,战胜,然后把他给强行OOXX了,茨木家的晴明还很懂的主动离开让他记得斗技时间……我了个大槽啊,这个茨木到底上过多少吞……XX时酒吞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时候还用头槌攻击过茨木,最后被茨木做到最后掐死了也没求饶过一句话。


  嗯,肉香味美。


  我当时看到那里时有一点想跑……怎么说呢,就是没法接受酒吞弱势。我这种CP乱炖整日爬墙互攻万岁党不太吃茨酒就是因为我一直觉得酒吞太强了,根本没法想象他弱势的时候……但还是没节操的看下去了。


  最后一格,斗技结束,酒吞和他家的晴明返回,晴明道歉说自己太弱什么都做不好害得你……酒吞却没有指责,只是说会好起来的,还有别告诉寮里的其他人今天发生的事。


  没什么难堪或者歇斯底里,语气十分平静。不是因为觉得丢脸,只是因为不想让其他人担心才会这样嘱咐。在遭遇了那种事之后依旧能展露出包容和温柔,还有无法被任何事打倒的韧性,一下子让我觉得……这果然是鬼王。


  一篇车向的同人尚且如此,官方却轻易把他变成了一个疯狂夸赞他人,痴汉晴明,输了一次就耍赖,再输甚至崩溃大哭的人。


  一个人的强大不在于力量,而在于心灵。你可以击败酒吞,多容易啊,雨女哭一哭,或者随便找个式神驱散,两下就能把酒吞击败。但你无法打败彻底击败这个人,因为他的心灵如此强大,无人能敌。你看,酒吞刚出场时是一个追不到女人所以借酒浇愁的颓废形象,但他说,那个女人啊,她只要像遥不可及的星星那样,永远闪耀就好了……


  他对红叶的心,不是霸占,而是欣赏。


  他也从来不是因为红叶喜欢晴明不喜欢他而恼恨,只是因为晴明使得红叶堕落,去吃人肉,才会愤怒。但即使这样,他也并没有主动去找晴明麻烦。按我的理解,是因为他尊重红叶……哪怕红叶堕落,哪怕红叶走在错误的道路上,若是红叶执意如此,他也不会打着为红叶好的名号去替红叶做什么决定。


  何其可贵。


  而同时,酒吞童子又是任性的。整个第十章剧情他都是如此任性。任性的醉酒,任性的将酒分给小妖怪,任性的对茨木说本大爷与你结束了,任性的因为没兴趣就懒得再跟晴明战斗,还会任性的说茨木,稍稍陪陪本大爷吧……这种任性倒不如说是肆意妄为。一切都建立在他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信这个基础上,他清楚无论自己做什么,都能控制住后果,所以行事格外洒脱。


  那位坐在王座上的鬼王,兴致来了抓一把黄金细细鉴赏,没了兴致便随手将它们丢在一旁,又忽然对你勾勾手,说你,过来,来给本大爷倒酒!……你顶着旁边鬼将军灼灼的目光,胆战心惊的走上前替他斟满酒杯。他望着你胆怯的神色开怀大笑,手一伸便将鬼将军勾过来,戏谑的问,喂,茨木,你说他是怕本大爷多呢,还是怕你更多呢?而在鬼将军惶恐又激烈的表达衷心时,他已经靠回酒葫芦,嘴角含笑,仿佛是在拿他此刻的狼狈下酒,却又用眼角余光警告的扫了一圈蠢蠢欲动的小妖们,不许任何人对他多言妄议。


  那样浓烈的张扬,肆意的挥霍,高高在上又温柔多情,才衬得上他如火一般的发色。


  王者的肆意,怎么能与孩子的耍赖相提并论。


  更不要说,连一丝打击都无法承受……那样的人,如何配得上鬼王之名。


  有多少同人作者在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替酒吞开脱,说现代paro他们在演戏,说酒吞喝了假酒,说这是年轻时代毫无人类羞耻心想笑就笑想哭就哭的酒吞,说这里酒吞是为了摆脱茨木纠缠故意做戏败坏自己形象,说酒吞其实是八歧手下假扮的……连我都说,啊,这是那个世界的投影,不作数的。


  这些后面是什么?是因为……没有人能接受这样的鬼王。


  连提都不愿提起,只想粉饰太平,拼命找借口,躲避在众多调侃之后,仿佛这样就能掩盖掉官方那一记重锤。


  可是不能呀……


  若是假的便罢了,若是做戏也罢了……若是鬼王当真如此,我……我都不知要说些什么。这几天乱成一团,哪怕是没有他出没的文,打开文档也满脑子都是这个……最近更的两个都十分仓促,自己回头看一遍都在想这什么玩意儿,但又没力气去修改。


  甚至,包括黑晴明的强制洗白。


  为了不让红叶被八歧邪念吞噬,就让她去吃人肉维持执念?哈哈哈,这什么他妈的洗白方法?!还有萤草那一章的剧情……有意思吗?我甚至看不出这一章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对剧情有任何推动作用吗?难道是为了向我们证明所有妖怪都有尬吹这一固定技能?!


  真的好失望啊……我宁可剧情断在十八章,也不想看到这么可笑的东西接二连三的出现。加了再厚的滤镜也只能让我做到无视官方,根本无法接受。


  真可笑,同人作者居然指责官方OOC。


  更可笑的是,事情发生后居然没人站在官方那一边,所有人能做的不过是拼命替那个被OOC的人找借口,没有人能够说出我觉得他性格就这样没有OOC这种话。


  突然很羡慕那些看完骂一句直接弃坑的人,因为我做不到。


  真该死啊。


  这是我最后一次说二十二章酒吞剧情相关了……希望如此。


  回到粉饰太平大军一员吧,就当无事发生过。


 


  


 

【芋兄弟】捉迷藏 一发完

捉迷藏
1991年的新年,路德维希刚进家门,就看见自家哥哥兴冲冲的跑来对他说“阿西我们来捉迷藏吧”
路德看着哥哥那双血红的双眸,回想起小时候的他也像这样一般缠着基尔伯特和他玩捉迷藏。
“好吧,哥哥你藏好,我数到60就去找你,然后你再找我。”
“kesesesese...本大爷像小鸟一样灵活,阿西你是找不到本大爷的”
“那我开始数了,哥哥你做好被我抓到的准备吧”路德维希信心满满的说道
1 2 3...
当路德维希再次睁开眼时,屋内早已空无一人
“哥哥你藏好了么”数到60的时候,路德维希故意问了一句,小时候每次玩捉迷藏,基尔伯特都要问一遍,当传来路德维希稚嫩的回答声时,基尔伯特就会大笑着说道“阿西我找到你啦!”
一阵缄默。。。
路德维希嘴角微微上扬,哥哥少有的不神经大条啊。
路德维希记得哥哥总喜欢藏在他的那一堆日记当中,但当他满怀期待的望过去,他大感意外的没有在那些摇摇欲坠的日记当中看到那抹熟悉的银色。
路德维希还记得,哥哥总喜欢和那三只德牧一起玩耍,但当他看到三只睡觉的灵物时,心中突然多了一些不安与恐慌,他解释不清这是为什么。
他还记得每次做好了的薄饼放在厨房哥哥都会去偷吃,这次,他的预想又落空了
空无一人的厨房。。。
路德维希只觉得嗓子一阵发紧,他想不出哥哥可能再藏哪,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对于基尔伯特的了解还有多少不够,实际上,一直是基尔伯特一直再注视着他,但他却忽略了他的哥哥。。。
整个地方他都找了个遍,但他还是没有发现他那个每次带着一丝丝狡黠的笑容对他说我家阿西最棒了的哥哥
他一遍又一遍的将每一个角落细细查看,疯了一样的在屋子里进进出出寻着他的哥哥,最后无力的坐在客厅的中央,将头深深的埋在臂弯里,他想象着基尔伯特从什么地方跳出来对他说“哈哈阿西你又没找到本大爷!”
“出来吧!!基尔伯特!你赢了好吗!求求你出来吧!!!”路德维希冲着那个他看不见的哥哥喊道。一改往日的沉着冷静,平日梳的一丝不苟的金发此时已经散乱,矢车菊般的蓝色眸子显得痛苦,焦急,悔恨,惶恐。。。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他已经走了,路德维希告诉自己,你不会找到他了。
他慢慢起身,回道那一摞日记中,唯一可以找到哥哥身影的地方就只有这里了。
1990年9月31日  晴
自从本大爷从北极熊那里回来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世界不会再让普/鲁/士继续存在的,这个军国主义的国家和这个“纳/粹主义的发祥地”只是被苏/联熊执行了死缓,那个汉堡白痴和粗眉毛的上司早已密谋如何处置本大爷了。
但是本大爷最放心不下的是阿西,阿西刚刚经历了冷/战的打击,现在最需要帮助的人是他,为了可以合并德/意/志,为了接本大爷回家,阿西几乎欠下天文的债务。如今东/西/德合并,也正是本大爷该消失的时候了,如果有来世,希望可以再遇到阿西,毕竟在还有人民承认的前提下,国家是不会消失的,也许,作为人类的基尔伯特会要比作为普/鲁/士的基尔伯特要更自由,不用再为那些无聊的利益而去斗争,在国家之间没有持久的情感只有永恒的利益,不管是中/国和日/本也好,还是英/国和美/国,甚至是二/战时期的本大爷和阿西,都印证了这一点。。。。。
阿西永远是本大爷最骄傲的弟弟
永远。。。。。。。

“哥哥。。。对不起,我一直那么任性,总是要求的更多更多,对不起,我一直没有注意到你,对不起,对不起。。。。”

“没有哦,就算阿西不要求什么,本大爷也会把自己最好的给你,因为,你可是我唯一的亲人啊,阿西你,一直都有好好的照顾我,怎么会没有注意到我呢,所以啊,阿西不必道歉,这也是。。。没办法的啊,毕竟,本大爷是为战争而生,但当没有战争的时候,那就是本大爷要退出这个历史舞台的时候了,好了,本大爷的弟弟,最坚强了,怎么,这么大的一个人了,还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本大爷就算消失了也一样帅的和小鸟一样。。。。。。阿西你一定要成长成一个出色的国家,好好的和胡子他们相处吧”

“可是。。。。哥哥,你说好要陪我到永远,这样先走一步。。。。不是食言了。。。么时间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不是一种最致命的伤害么,我们看着我们心爱的人逝去,又看到新的人民出生,我以为,我永远不会失去你,不会经历这种割舍的痛。。。。”

“阿西啊,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永恒的,国家也是一样,古时的四大文明古国,现在又还剩几个。。。虽然本大爷是不在了,但是,我会成为你的一部分啊,后人都会记得,这里,在这片土地上,曾经有一个王国叫做普/鲁/士,曾经使整个欧洲大陆为之震撼。。。”

“好了,阿西,从现在开始,要靠你自己了,没准本大爷还会回来看看,所以你一定不能偷懒kesesesese ”

后记
又是一年的国庆,但路德维希并没有什么心情去庆祝,街上的人都因国庆显得兴奋不已,与路德维希行成了明显的差别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柏林墙边,断壁残垣诉说着一段段往日的历史,出神良久,才发觉自己撞到了什么人
“啊。。。对不。。。。”矢车菊般的蓝瞳对上罕见的血红瞳孔
“。。。。。。。”
下一秒,对面的人就被圈在了怀里
路德维希有太多太多想和他说,但开口却发现自己其实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有用这个拥抱将话语融合在里面。。。。。

欢迎回来,哥哥